中國西藏網 > 文史

霍?。骸吨袊鞑亍放c我的西藏考古30年

李元梅 發布時間:2019-12-30 09:23: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編者按:三十載筆墨著文章,二十年網絡話西藏。在《中國西藏》雜志創刊30周年、中國西藏網創辦20周年之際,向陪伴中國西藏雜志社成長的你、我、他,致以最深厚的感謝。

  考古的魅力是什么?也許就在于科學的發掘與嚴謹的考證,讓一個個湮沒在歷史煙云中的人物與事件,跨越成百上千甚至上萬年,倏地來到你我跟前,似乎觸手可及。一件件看得見、摸得著的考古發掘實物,讓我們對人類的歷史不再停留于想象。

  1990年4月1日,成都街頭的一家“蒼蠅館子”門口,我與李永憲點了兩份肥美的粉蒸肉,津津有味地吃罷,我對他說了一個字:“走!”

  如今可以用無數的辭藻去詳細描述當年的那一個春天,但對于我倆,最精準的形容卻只是簡單的兩個字:進藏。當時的我們哪里知道四川大學西藏考古研究的春天即將到來,更不知道收獲的金秋將徐徐展開。


圖為20世紀90年代的霍?。ㄓ遥┡c李永憲


圖為1994年,李永憲(中)、丹扎(左)、旺堆次仁在拯救翻進河水中的考古隊的車


圖為1997年,考古隊在西藏自治區阿里地區措拉山發生了翻車事故

  30年西藏考古 讓歷史不再停留于傳說

  1990年,第二次全國文物普查正在各地開展,西藏缺少專業力量,向全國借調人手進行為期3年的文物普查。四川大學考古系的林向教授得到指示后告知全系老師,想派出兩位年輕老師參與調查。讓林教授意外的是,全系老師都表示愿意前往。最后,我和李永憲爭取到了名額。

  初入西藏,我和李永憲首先被派去日喀則地區(今日喀則市)最遠最偏僻的4個縣,1991年轉往山南地區(今山南市),1992年轉到阿里地區。想起那3年,李永憲曾感嘆:“都說‘西藏是我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去了才知道這‘一部分’有多大……從未感受過這樣的風土人情?!?/p>

  今年夏天的西藏阿里大規模古遺址聯合考古調查,我們倆又一次來到了札達縣。和第一次入藏一樣,依然進行墓葬清理和田野調查工作,和老鄉交流、鉆到墓穴清理、與同行研討……一樣不少。只是此時,我們都已過了60歲。

  不知不覺,我們已經從事西藏考古近30年。雖然西藏數次用冰封路、懸崖峭壁、稀薄的氧氣阻礙考古隊的腳步,但我們仍然愿意用“一塊寶地”形容它。這“寶”,不僅是燦爛的文明,不僅是口耳相傳的“神秘”,不僅是壯美的大自然……還有歷史和學術的寶藏?!捌婷睢钡?0年,西藏的歷史在考古學家的工作中,漸漸不再只是“據說”“相傳”。


圖為1997年,中外學者在東嘎山下的合影,右二為霍巍

  

  圖為2019年重返西藏自治區阿里地區的皮央遺址,左起為札達縣文物局局長羅丹、村民仁真、霍巍、李永憲、夏格旺堆

  30年空谷覓音 讓史實在爭論中越辯越明

  1989年《中國西藏》雜志創刊時,我正好也剛剛進入到西藏考古和藏學研究這個領域,這是一個特殊的緣分。從那時起,我既是《中國西藏》雜志忠實的讀者,也是供稿者,與中國西藏雜志社結下了友誼,這份情誼歷久彌堅。

  我已經不記得在《中國西藏》雜志發表的第一篇作品是什么了,但我一直在這本期刊上發表有關西藏考古的文章,向全世界披露西藏考古的最新發現和相關研究成果,向全世界的學者告知西藏在歷史研究、考古發現方面所獲取的大量的新資料、新研究成果,豐富了藏學研究的內容,也引起了國際藏學界的關注。

  我在1999年第1期的《中國西藏》雜志上曾經發表過一篇《蕃尼古道上的考古發現》,講述了《大唐天竺使出銘》的發現經過及意義,這是唐代初年大唐使節王玄策出使天竺(印度)時,在位于今中、尼邊境的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市吉隆縣鐫刻的碑銘。這一重大考古發現引起了國內外藏學界極大關注,可以說是20世紀以來蕃尼交通和中印交通方面最重要的考古發現。

  《蕃尼古道上的考古發現》一文刊發后,不少讀者對此很感興趣,不斷向我們詢問進一步的研究情況,對西藏首次發現的與大唐使節王玄策有關的史跡希望有更多的了解和認識,這使我很受感動。原以為搞考古的人寫的這些枯燥無味的文字,除了少數專業人員之外,不會有多少人去關心它,但事實卻不是這樣。

  后來我在1999年第4期的《中國西藏》雜志上看到佟偉先生撰寫的《王玄策從何處到馬拉山口》一文,提出了一些很有意義的看法。我很高興當初的那篇文章能引起大家更多的關注與討論。2000年我又在《中國西藏》雜志發表了一篇《王玄策和蕃尼古道》,對讀者的關注做出了回應,也談了談我對此的一些不同意見。

  我還在《中國西藏》雜志刊發過系列介紹西藏西部發現的佛教石窟壁畫的文章,構筑起一道西藏佛教文化研究的靚麗風景線,向世人展示了西藏高原如同敦煌一樣,保存著大量別具一格的佛教藝術文化遺存。

  與此同時,我也發表過關于西藏高原早期人類活動考古發現方面的文章,如舊石器時代、新石器時代的重要考古遺存,有力地證明了至少在距今3萬年前西藏高原已經有了人類的活動,在距今6000年左右已經有了已知最早的一批農業村落,它們與中原地區的考古學文化保持著密切的聯系,從而證明西藏自古以來就是祖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我所撰寫的這類文章,都有翔實的實物材料和科學的論證,產生的學術影響非常深遠。正是由于中國西藏雜志社對西藏考古工作的支持,使得我們能夠借助《中國西藏》雜志這個非常具有傳播優勢的平臺,向全世界發布關于西藏考古的新發現、新研究成果。

  有一次,我在飛機上意外地發現周圍的幾位乘客都在翻看《中國西藏》雜志航空版。出于好奇,我有意詢問了他們喜歡《中國西藏》雜志中的哪一類文章。旁邊的兩位乘客告訴我:“我們最喜歡閱讀的是關于西藏歷史文化的文章,尤其是‘西藏考古新發現’這個欄目?!闭f者無心,聽者有意。這句話給了我很大的鼓舞,是我一直堅持為這個欄目供稿的一個重要原因。

  當我在國內很多大學進行學術交流的時候,有不少關心西藏的老師和學生告訴我,他們是通過《中國西藏》雜志和中國西藏網了解西藏的,還知道了很多西藏考古的新發現。在他們眼里,《中國西藏》雜志和中國西藏網既有歷史文化的厚重底蘊,也反映了社會主義新西藏的建設發展??梢哉f,雜志社的工作得到了社會的關注和認可。我也曾經在國外交流訪問時注意到一些大學收藏有《中國西藏》雜志英文版,我想這樣可以把這份刊物的主要精神和內容傳遞到國外,起到積極作用。


圖為10余年前,霍巍在阿里地區穹窿銀城調查施工組


圖為霍?。ㄗ螅┰谙笕由嫌沃笇а芯可l掘古代祭壇

  30年砥礪再出發 讓世界讀懂中國的西藏

  《中國西藏》雜志和中國西藏網有著鮮明的特點,既有很高的理論水平、強烈的現實關照,同時又非常的接地氣,不少欄目還涉及到具體的行業和個人,可以說既有大局意識又關注細節,既有理論高度又有翔實的事例,既能夠被學術界接受,又能夠受到普通大眾的喜愛,這就是這個刊物和網站與其他專業性學術刊物和網站最大的不同點,因此也能起到上下溝通、將各個層面讀者集合在一起的特殊作用。

  中國西藏雜志社的周愛明副社長是一位非常敬業,也非常誠懇熱情的社領導。有一件事令我至今記憶猶新,多年前,為了向我約稿,周愛明在抵達成都的當天夜里還約我面談,我們都不熟悉見面地點,見到對方時已是深夜。那時我便感覺到,她為了能給《中國西藏》雜志約到好的稿件,并讓作者感到中國西藏雜志社的誠摯感情,非常盡心盡力、不辭勞苦。正因為有了這樣的工作人員,使得作者與中國西藏雜志社之間始終保持著非常良好的關系。

  我與中國西藏雜志社原社長金志國在西藏便結下了非常深厚的友誼,他在西藏工作期間就開始并長期保持著對西藏考古最新發現的關注,一旦得到信息就會及時地與我們取得聯系,了解具體的情況,并對相關稿件的題目設定、內容編排提出非常好的意見,對我們的寫作起到了很好的啟示作用。

  這兩位都是中國西藏雜志社資歷深厚的工作人員,我們已經認識20多年了,在這20多年里,業務上的交流始終不斷,我感到無論他們是否還在崗位上工作,對雜志社的熱情不減當年,始終深深地熱愛著《中國西藏》雜志。

  在《中國西藏》雜志創辦30周年、中國西藏網創辦20周年之際,作為一名老讀者、老作者,我想向中國西藏雜志社各位領導和工作人員付出的辛勤勞動致以崇高的敬意。這個雜志和網站已經成為世界了解中國西藏最重要的一扇窗口,讓中國西藏的聲音以普羅大眾能夠接受并喜愛的方式傳遞到全世界100多個國家,衷心期待雜志和網站保持這樣的風格和品位,繼續將歷史和現實、傳統和現代有機的結合,把一個古老而又充滿生機的社會主義新西藏栩栩如生地展現給全世界的讀者。(中國西藏網 講述者/霍巍 記者/李元梅 圖片由霍巍本人提供)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班禪獻給乾隆的海螺在這個展覽中多次出現

    W020191230337488120805.jpg
    近日,由故宮博物院、西藏自治區文物局、扎什倫布寺聯合主辦的“須彌福壽——當扎什倫布寺遇上紫禁城”展在故宮博物院午門正式開展,向大眾展示中華文化中關于吉祥、美好、福壽的文化內涵。[詳細]
  • 行走拉孜

    從拉孜縣城出發,一路向西,行駛十余公里,沿途可見廟宇古剎、牦牛、屋檐下的轉經筒及披著袈裟的僧尼,半小時車程即到浪措湖。湖泊被群山環抱,碧綠的湖水,平靜得像一面鏡子,在陽光的照耀下泛著翠綠色的光芒,如夢如幻,充滿神...[詳細]
  • 第二屆“一帶一路”與亞洲佛教文化論壇在京開幕

    12月28日,第二屆“‘一帶一路’與亞洲佛教文化論壇暨歷代蒙藏佛教高僧察罕達爾罕呼圖克圖事跡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在北京召開。本次論壇由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中國宗教學會主辦,由內蒙古佛教協會、中國社會科學院世...[詳細]
彩票网站logo